信息搜索
 
最新信息 NEW10
1  杨得全,著名书法家、
2  深切缅怀文怀沙先生
3  生态文明纪录片《美丽
4  《60岁,知足者幸福
5  高志其:楚辞《周恩来
6  科学正在这里交给人民
7  纪念科普大家高士其诞
8  海峡两岸首届儒释道文
9  我把水族文化带到了台
10  著名油画家杨发龙油画
热门艺术新闻 TOP10 点击
 性文化节上的平板画瓷 37913
 《唐太宗温泉铭与文怀 25152
 第六届性文化节展出劲 24538
 中国书画家代表团《周 18693
 杨彦巨幅画作《溪山滴 16413
 庄默石一行考察铜陵“ 14103
 2008共和国老部长 13704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举 13646
 《中日韩国际亚细亚画 13292
 第四届小汤山温泉文化 12572
     信 息 中 心
我眼中的刘海粟翁-喜翁百岁寿,哭翁百年身---文怀沙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中艺传媒 发布时间:2006-2-9 阅读:6380

我眼中的刘海粟翁

喜翁百岁寿,哭翁百年身

文怀沙

    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在刘翁海粟大师的香港沙田私郎“得意忘形”,我被大师沉浸于艺术世界中尚嚶求不已的激情所点燃,竟肆无忌惮地面对他颇具自信的诗词作品说三道四,并改动了他《西江月.黄山》中的一个字,甚至形同武断地把他十上黄山的七律、砍掉颔颈二联,使之成为二十八个字的绝句了。我们这位可爱又可敬的大师不拒泥沙,高兴得连呼:“改得好、改得好。”几十年来我接触过各种层次的才士,但具有如此胸襟者实在少见!

    据说上市以自己为模式制造人一一或曰:正是人以自己为模式制造上帝。鸡生蛋、蛋生鸡是个无聊又未必无聊的论题,且“满足”一一或至少“承认”现实中“鸡蛋互生”为莫名其妙的事实罢。我愿意相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既简单又很有意思的主观推理。我从来不认为:精通辩证法者便能写出好诗。你看,百岁老人真正动情了,他大笔挥写“天风海涛曲未终”七字赠我。他亲切地向我解释:“你不是来自人间的东南西北风,你高,你超脱,你飘举、你自在。你是‘天风’;你的忧你的愁都被卷跑了,好比‘海涛’;‘曲’有三个意思:心曲、委曲、还有就是指你最擅长的‘吟咏’,我看你这三者都没完没了.……”听了粟翁亲切的语言,我心头涌现一股暖流。仅仅七个字说透了他心头的万千情思。我不认为这是对我个人的赞美,从本质意义看:是他一生浓缩了的自我评价一一这是“夫子自道”!

    去年香港沙田私邸的晤谈是难忘的!告别时我握着老人的手说:“你作为中国现代美术先驱者,你开创性的贡献,谁也抹煞不了,实在令人羡慕;但比这更令人羡慕的是你的运气真好。因为你拥有一位不矜不伐、善良而又伟大的妇女一一夏伊乔大姊。记得一九四六年春,抗日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我由四川回到上海,徐蔚南先生陪我去你家看你,我们知道你与夏大姊结婚后生活很幸福,特别去向你祝贺。你踌躇满志地开玩笑说,结婚是件不上算的事。还说,真没有想到,结婚后许多女朋友都不来看我了……你还记得这些话吗?”

    海粟翁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用他吻过二十世纪许多美女的嘴,微笑了。我接着问:“夏伊乔大姊对你的帮助太大了,她像你的慈母,没有她,你能活到今天,这样高寿吗?我说夏大姊是个伟大的女人,你同意我的看法吗?”

    伟大!伟大!”你用温柔的眼睛,看着风雨同舟的妻子不无自豪,这次你笑得那样祥和一一那样美。那形象使我至今仍久久难忘。我深信,如果要真正理解海粟翁五十岁以后全部书画艺术的神髓,必须理解他的生活与情趣,要理解他的生活与情趣(乃至灵魂所系),就有必要理解艺术家夏伊乔为了做个好妻子(一个贤德的妻子)所作的牺牲。传记作者柯文辉是这样记述夏伊乔大姊的:

    “……几十年间与丈夫同甘共苦,在生活上照顾他,在感情上安慰他,在创作上支持他,承担繁重的家务,使海粟有更多的时间致力书画。她对海粟前妻所生子女,一律视如己出,为邻里所称道,为儿女所尊敬。

    在历次运动中,尤其是十年浩劫中,她代海粟写检查,代他罚跪,忍气受辱,毫无怨言。

    她还主动将海粟前妻张韵士接回家中,在楼上安排住处,使张韵士老有所养,张韵士去世后,伊乔操办后事。表现了高尚的气度,使老朋友们很佩服。”

    够了,所以我给粟翁写信,总忘不了向夏大姊致敬。有谁个评论家能从粟翁书画艺术中窥见在美的复盖下,所特具的来自伊乔的真和善的内蕴?也许正是我不时向粟翁透露了我之所见,粟翁才认为我是他的知已罢。他希望今年三月我能赶到上海参加他的百岁寿诞,并且希望听到我在大会工作非概念化的发言,说一说我独到的领略……

    今年三月十五日我偕诗人何首巫并代表卧病医院的诗人艾青、赍周克玉将军所赠“华端所钟”四字中堂及周而复所书祝寿辞、徐刚所作祝寿诗飞上海。次日(十六日)上午十时赶到虹桥宾馆,参加隆重举行的刘海粟先生百岁寿诞庆典。

    场面很热闹,我心中却很悲凉。

    记得一九五七年秋,我曾赶到上海,在思南路邮局与海粟先生作短暂晤谈,那一次却是悲凉中透着温暖……唐云告诉我,某公将一本新册页交给赖少其,托赖请二十四位画家每人画一开(册页计二十四开),赖将这任务转托唐云。唐第一个找的就是海粟。我们这位伟大的爱国画家一一青年时代就以狂飚精神冲激旧传统的艺术叛徒,这时太感到意外了,作为“右派”真是受宠若惊。竟一口气画了二十四开,画册全画满了。唐只好苦笑,据说赖也为对某公无法交待感到遗憾。我特别为这件事安慰海粟先生,劝他凡事适可而止,不要太巴结,否则效果适得其反。海粟含泪说:“我不是巴结,我是热爱社会主义。”我当时也感心酸,像丁玲、艾青……一样。多么可爱的“右派分子”。分手时,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热情地说:“你是我的好朋友!”

    我进入祝寿的大礼堂,身在众人稠座中,却不能拒绝进行对往事的反思,衮袞诸公的发言多半念稿子或是作严肃的颂赞,原来海粟翁预期我的即席发言,终了也没有排上队。

    第二天王元化兄陪我去衡山宾馆,向粟翁告别。元化是真正的学者,一一饮誉中外的学问家。曾任前上海市委宣传部长。负责扈卫和接待工作的头头们都曾是他所领导的下级。但老领导离休了,不在位了。剩下的头衔只不过是个“著名学者”、“学者”算什么东西?所以我们被他们挡驾了。可怜的寿翁被垄断了。而且挡驾者俨然自封为护法神,竟出言不逊,元化忍无可忍,被激怒了。对方很无礼,胆敢推推搡搡,海粟夫人夏伊乔闻声出来了,她也无可奈何,我们据理力争,总算放我们进门与粟翁匆匆告别,我心里明白,这是永诀!真是一点也不错,老年人其戒在“得”。我最后对老人说:“你要安静,要安于寂寞,要心平气和,谢绝十扰……”那时人声如沸,老人未必能清楚我说的话。老人的生命力是相当顽强的,竟能承受不相干的吹捧长达五个月之久..…。

    十几天前,我接到刘海粟先生治丧小组本月十曰发来的讣告。老人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七日零时三十八分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并定于本月十八日在沪举行遗体告别。

    估计老人死后哀荣还要折腾一些日子。由于我一贯主张搞“活体告别”,反对搞“遗体告别,”所以就不去赶热闹了。

    中国人的年龄有各种不同的算法。今年三月十六日庆祝海粟先生百岁寿辰,这是按阴历和民族习惯计算的,海粟先生生于丙申(一八九六)二月初三。中国人的年龄从母亲受孕之曰起算,下地就算一岁,如果生在农历除夕,到第二天大年初一(春节),虽然只有两天,也就可以叫两岁()。海粟按中国说法是九十九岁,做生日的规矩是“做九不做十”。儿女替老人做寿,总是八十九做九十,九十九做一百。上海市今年有理由祝海粟先生百岁寿。报纸和宣传单位报导刘海粟逝世消息,却是按国际惯例计算的,生于一八九六年的粟翁,只能算活到九十八岁,也许这就是阴错阳差的道理罢,过了百岁大庆,活够九十八龄。

    作为中国现代美术先驱、诗人的刘海粟,他的影响肯定比他生活的年代要长远得多。“天风海涛曲未终”,既然说不尽我想说的话,也就不再哓舌了。

    刘海粟先生是信任我的。我以中国诗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的名义,敦聘他担任我院总顾问,他欣然接受了这称号,他表示有“问”必“顾”,这是他逝世前最后接受的荣衔。为了纪念这位艺术大师和向他永远学习,研究院院长何首巫君告诉我,我们将永远悬挂粟翁为“中国诗书画研究院”手书的牌匾,并且永远以大师刘海粟总顾问为我院殊荣。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匆草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中艺传媒
中艺联盟 鉴定中心 信息中心 交易中心 展示中心 周天专卖店 陈仲华专卖 蓝国生专卖 《艺术名家》团拜会  

版权所有:中国艺术家联盟网 & 中艺联盟网络传媒 
www.artist-china.com; www.zycm.org; www.webzb.com
www.zhenbaowang.com; www.cnetart.com; www.cnetart.cn; www.ysjlm.com
电话:010-60530071,66468580 技术支持:66468580
MSN:cnetart@hotmail.com QQ:386884026
京ICP证050566号 京ICP备06015811号